husky_lin

FIGHT!

最近实在忙死啦……感觉站着都能睡着……orzzzzzzzzzzz

歪兔好可爱啊_(:з」∠)_一头栽进坑里

呵呵😃

【Larry】Infinty in Always 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 Pt.10

那里离Louis的住处有三小时的车程,一路上Harry都在努力哄着Louis跟他说话,因为不论他看上去多么冷静,其实早已陷入了某种出神的状态,但是却没起什么作用,因为Louis一直装睡来无视他。Harry完全理解他的行为,所以他决定让Louis享受他急需但却拒绝享受的平静,自己专心开车。


Tomlinson宅带来的低气压重重地压在Louis的胸口,使他难以呼吸,停在屋外的车上完全起了反作用。眼前行动的人们在Louis的眼中混乱不堪,毕竟他他无法辨认出每个人,他甚至已经放弃尝试辨认任何标志性的特征了。他让Harry引导他穿过人山人海,穿过点头致意的人们,穿过挤在一块正在互相耳语,拍肩,吻额的宾客们。


Louis只记得Lottie小时候的样子了,而现在她肯定已经褪去那幼稚的模样,他不知道人群中的哪一个是他的妹妹,但他确定人群中间的那个少女就是她。


Harry帮助Louis穿过人群,开辟一条通向Lottie的小路,他们一来到她的身边,她不仅注意到了那个卷发男人,还有另一个在他身边,有着蓝蓝的眼睛的男人,此刻她的身影浮现在那双蓝眼睛中。


“Lou,”她说着拥抱了他。Louis有些手足无措,他的肢体感觉僵硬,但他还是努力尝试回抱了对方,“你们是不是在我不在的时候就开始了?”Lottie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话,因为满心的悲伤,“是的,一小时前就结束了。”


而他的心里仍有个问题说不出口,一直卡在嗓子眼,但他并不需要问出口,因为Lottie知道他想说什么,然后回答了他无声的询问。


“也许你觉得我很自私,”Lottie缓声说道,“但是妈妈不想你看到她和她临终的样子。”


“我不明白。”他说着已经无力继续下面的话语,我不明白为什么她连走之前都不愿见我一面..


“这很复杂,”Lottie解释道,“她不希望在这么多年后,你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记住的是她临走的样子。”


“她只是不想见我,”Louis苦涩地说,丝毫没注意到他的语气的变化,也许他铸造的那堵隔绝恨意,悲伤和失望的大坝终于倒塌,使他变成汹涌的情感洪流里的沉船,“她不想见到那个连母亲的脸都认不出的儿子,不是吗?”


“Lou!”Lottie严肃地打断他的话,引起了一些宾客的注意。她平静下来,等到那些目光移开才继续说下去,“不许这么说,那不是真的,好吗?”


Harry紧紧抓着Louis的胳膊,提醒他不要做出什么过激行为,即使他在他身边。所以Louis咬紧牙关,尽力阻止自己问出那已经缠绕他多年的并且都以“为什么”开头的问题。


“给你,”Lottie递给他的哥哥一封信和一张纸片,“去她的墓地,然后再打开信,”Louis正准备拒绝,却被Lottie接下来的话打断了,“那是她的遗嘱。”

银女士这个美貌程度啊!!!

【Larry】Infinty in Always 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 Pt.8

即使暴风雨一直在他心中肆虐,Louis也有办法麻木自己;他已经习惯了,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,永远独处。许多人渴望在自己的房子里找到他们梦寐以求却并不拥有的自由,Louis却认为他们把自己已经拥有的一切当做了理所当然。 

在房子里还有个“其他人”意味着你拥有可以跟你分享经历,跟你争吵或一起哭泣,互相开不合时宜的玩笑有时还会玩笑升级的“朋友”。有人与你一起享受生活的酸甜苦辣,你必须为此感恩。

但他心中仍会有连续不断的刺痛,那如影随形的阴影从内心开始吞噬他,直到他走向灭亡只留给世界无名尸骨-并且不论Louis多么努力尝试去削弱这种感觉,去遗忘这种痛苦,像他忘记人们的脸和身份那样,但他做不到。每次他尝试屏蔽那不祥的预感都徒劳无功,更使他恼火的是他不知道那种如附骨之疽般的感觉从何而来。

如果他可以驱除内心的刺痛感,他不计代价也会抓住机会的。

所以有一天,正当他懒懒的走在海边沙滩上的小路时,他愿望成真了。

也许这是有些古怪,但他发现一张泛黄的纸片—

边缘都被撕破了,潮湿,正处在四分五裂的边缘—已经半埋在沙里了。虽然几率很小,但神奇的大自然啊,上面整整齐齐的书写正是属于他自己的。纸上写着:“Harry,男,Twister的雇员”。这是什么?他假设这句子还有后续,因为他看到了模糊的小尾巴,应该是第二点,接在“雇员”二字的后面,当他读完这个句子然后再观察一次的时候,他用手抹过了纸片然后纸片瞬间四分五裂,变成泛黄的纸浆消失在他的拇指食指间。

Louis知道自己会清晰的记下的东西都是十分有价值,对他很重要的。然而,他对Harry这个名字没有一点印象,更别说要他记得记下笔记的时候了。

所以他前往那间烘培店去探索发现。那熟悉的铃铛声,还有烘焙面包时的香气使他感到享受。Louis听见一声毫无感情的“欢迎光临”从柜台后传来,发现Twister真的有一名男雇员。

他能勾勒出那个男人的一些轮廓,到只能维持在专注在某一部分的瞬间,因为只要他看向整张脸,图像就变得模糊,人像扭曲成一团根本不像人类的东西。他最终记起那个男人似乎正在生气,仿佛十分厌恶他似的。

他走向柜台,盯着那个雇员的绿眼睛,察觉到某种复杂的情感在深处混合并与对方的情感缠绕,到最后融为一体不分你我。

那个男人似乎有些为难的开口了,声音沙哑:“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吗?”

“呃…是的,”Louis说,“这里,会不会还有一个男雇员?”

“只有我。”那个男人果断的说。

“我明白了,”Louis并不想他的猜测成真,考虑到他被这个男人如何对待,但他还是问了,“我只是在想…你的名字是Harry吗?”

那个男人的手本能地摸摸胸口,检查自己是否佩戴了姓名牌,即使他确定他今天早上没有带。Louis也许是辨认不出每个人的脸,但他可以察觉到每个人的感情,可以从很远的地方就察觉到,而他很确定Harry的眼睛里划过了惊惶,但很快消散。

“不是,”那个男人回答道,一脸正直。Louis不知为何感到他的心正沉入水底,而他的胸口似乎有一个无敌黑洞,使他的变得中空。于是他谢过那个男人,转身离开,准备忘记他曾见过那张纸片。但似乎有什么神秘力量拉扯他,迫使他回头。他看见那个男人的假面支离破碎,看见那个男人的肩膀下垂,他的身体仿佛被沉重的气压压倒,而他内心充斥着纯粹又复杂的后悔,希望,绝望—然后所有事情都涌入Louis的脑海。

他是Louis爱的人,他能是让Louis感觉到被爱着,被需要着,被思念着的人。他就是Harry,一直是,永远是。

“你个傻瓜,”Louis说,“你个说谎的傻话。”然后Harry再次看见Louis,他的Louis,然后禁锢他内心的牢笼瞬间破碎,让他感觉到赤/裸,不加掩饰,脆弱。但这次,他没有掩饰他的欲望,而是奔向Louis身边,用他长长的胳膊抱住更小只的Louis,紧得不能更紧地拥抱着。

热量从Harry的身体里渗入Louis的身体里,他珍惜着这一刻,将此刻铭刻在心,发誓在他有生之年绝不忘记—环绕他的腰的Harry胳膊的重量,Harry的鼻子搁在他的颈窝,凌乱的棕色卷发骚动他的胸口。

“对不起,Lou,”Harry哑着嗓子说,声音破碎,“我无法置身事外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真的不想这么做。”

“我也很抱歉,Haz,”Louis收紧手臂,“操,我不想你离开,我就是个傻瓜,好吗?我让你这么做的时候是不是醉了啊?”

“也许有一点,”Harry调侃道,尽管只是半开玩笑,因为他太忙于微笑,拥抱,和记起如何呼吸。

“我喝醉的时候别听我的,好吗,Haz。”Louis深吸一口Harry的气息,使他的肺充满Harry,Harry,还有Harry,只有Harry。

“好的,”Harry贴着Louis的皮肤呢喃。Louis打断拥抱的时候,他已经开始思念他了,虽然那感觉转瞬即逝,因为Louis吻上了他,他们的身体仿佛被点燃了,紧紧地缠绕着对方,直到不会再被分开。他们不再独立漂泊在无边无际的孤独的宇宙,在那一秒,他们之间不再有距离,他们仿佛两个星系合二为一那样爆炸燃烧。当他们最终停止亲吻对方,虽然他们仍双唇相触,Louis温柔地问道,好像害怕听到Harry的回答一般。

“你还会爱我吗,即使我记不起你?”

Harry毫不犹豫,靠的更近,尝试消除他们两个过热的身体之间已经不存在的距离,“当然,你个傻瓜,我会找到回到你心里的路,我永远会。”


痛lo去了迪士尼,晒成doge

我爱我老婆,宠老婆使我快乐 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

我要当秋秋一辈子的小粉丝!!!!她怎么可以那么温柔那么可爱呜呜呜呜呜呜!!!哭出来!!!!!